清圣浊贤,酒的别称雅号,你最爱哪一个?

   2021-12-13 酒经中华酒网19670
核心提示:我国有着悠久的酒文化历史,自从酒诞生的那一刻起,便深深扎根在文人的骨子里。文人爱写诗,诗酒一家,亲密无间,无诗无酒,显得

我国有着悠久的酒文化历史,自从酒诞生的那一刻起,便深深扎根在文人的骨子里。

文人爱写诗,诗酒一家,亲密无间,无诗无酒,显得乏味;有酒无诗,也觉索然。

随着酿酒技术的不断改进,酒的种类日益繁多,酒文化的内涵日渐丰富,我国古代的人们在饮酒之时,大多喜欢为其所饮之酒叫上一个别称或雅号。

而被古人奉称的这些不同的酒的称谓,其中大多数都有一定的历史由来。或引经据典,由历史典故演绎而来;或根据其所畅饮之酒的口感、功效、用途,酒的液体所呈现的颜色、浓郁程度等;或根据此酒的酿制方法、酿造原料的构成等等而定。

随着饮酒之风盛行,这些别称或雅号逐渐流行开来,并广泛地流于民间,使酒文化的内涵更具特色,不断丰富。这些光怪陆离的别称,有的寓意深远有的诙谐有趣有的鲜活生动有的直接了当。

杜康

杜康是我国古代高粱酒的创始人,后世把杜康作为酒的代称。“唯有杜康”出自曹操的《短歌行》:“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欢伯

因为酒能消忧解愁能给人带来欢乐,所以就被称为欢伯。此别号最早出在汉代焦延寿的“酒为欢伯,除忧来乐”中。金代元好问在《留月轩》诗中写道,“三人成邂逅,又复得欢伯。”宋代还写有“贫难聘欢伯,病敢跨连钱”的诗句,以此为典来吟诗赋词。

扫愁帚,钓诗钩

宋代大文豪苏轼在《洞庭春色》诗中写道“要当立名字,未用问升斗。应呼钓诗钩,亦号扫愁帚”。因酒能扫除忧愁,且能钩起诗兴,使人产生灵感,所以苏轼就这样称呼。后便以“扫愁帚”,“钓诗钩”作为酒的代称。

般若汤

佛教徒用的隐语。佛家禁止僧人饮酒,但有的僧人却偷饮,因避讳,才有这样的称谓。苏轼在《东坡志林道释》中有,“僧谓酒为般若汤”的记载。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先生对甘肃皇台酒的题词“香醇般若汤”,可知其意。

绿蚁、碧蚁、浮蚁

酒面上的绿色泡沫,也被作为酒的代称。白居易在《同李十一醉忆元九》诗中写道,“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还有以“浮蚁(蚁浮)之别称出现在诗人刘禹锡诗作《酬乐天衫酒见寄》中的“动摇浮蚁香浓甚,装束轻鸿意态生”;杜甫在其诗《赠特进汝阳王二十韵》中写到的“仙醴来浮蚁,奇毛或赐鹰”,《正月三日归溪上有作简院内诸公》一诗中所作的“蚁浮仍腊味,鸥泛已春声”等等。

曲生,曲秀才

据郑棨在《开天传信记》中记载,“唐代道士叶法善,居玄真观。有朝客十余人来访,解带淹留,满座思酒。突有一少年傲睨直入,自称曲秀才,吭声谈论,一座皆惊。”后来就以“曲生”或“曲秀才”作为酒的别称。

天禄

语出《汉书 食货志》,“酒者,天子之美禄,帝王所以颐养天下,享祀祈福,扶衰养疾。”相传,隋朝末年,王世充曾对诸臣说,“酒能辅和气,宜封天禄大夫”。

青州从事,平原督邮

“青州从事”是美酒的隐语,“平原督邮”是坏酒的隐语。青州和平原,本是古代的两个郡名。从事与督邮,是古代官职的称谓。

南朝人刘义庆在《世说新语》中记载,东晋大将军桓温手下有一个助手自称擅长品酒。桓温打胜仗后,士绅献酒,桓温让他当堂品尝鉴别。遇到好酒, 这位助手说“此乃青州从事”;遇到次酒,就说“此乃平原督邮。士绅走后,桓温问助手何谓“青州从事”、何谓“平原督邮”。

清圣、浊贤

东汉未年,适逢北方荒灾,大旱缺雨,收成锐减,筹粮困难。可是那时民间饮酒,造酒风正盛,用去大量谷米稻黍,曹操于是下令禁酒,如有违抗,严惩不贷。

当时有一个人,叫徐邈,为尚书郎,经常偷着喝酒。他的属下赵达有一次问他军务的事,他醉醺醺得迸出了一句:“我刚中了圣人。”这赵达是个爱打小报告的,就把这话捅到了曹操那。曹操大怒,要军法处置。幸好有个鲜于辅,替他说情,说:“大人有所不知,现在喝醉酒的人,称清酒为圣人,浊酒为贤人,徐邈性情一向谨慎,这次是偶尔学学别人的醉话啊。”《三国志·魏志·徐邈传》有云:“平日棜客谓酒清者为圣人,浊者为贤人。”

缥酒

三国时期,曹植在其诗作《七启》写到的“乃有春清缥酒,康狄所营”一句中的“缥酒”,亦是酒的称谓的一种。

白堕

北魏时期,出现以酿酒者之名命名的酒别称——“白堕”,在《洛阳伽蓝记》中记载有“河东人刘白堕善能酿酒,时暑赫羲,以罂贮酒,暴于日中。经一旬,其酒不动,饮之香美而醉,经月不醒……时人语曰,‘不畏张弓拨刀,唯畏白堕春醪’”的文字描述,因此古人便将酒谓之“白堕”。

杯中物

在辉煌的唐代文学中,对酒的称谓给予提及和描述的亦有很多。如诗人杜甫就在所作的诗作中将酒称之为“杯中物”,在其诗《巴西驿亭观江涨》中写到的“赖有杯中物;韩翃在其诗《送齐明府赴东阳》中亦写到“风流好爱杯中物,豪荡仍欺陌上郎”的诗句,还有孟浩然的诗作《自洛之越》中的“且乐杯中物,谁论世上名”等等,均将酒谓之“杯中物”。

金波

因为酒色如金,在杯子中浮动如波而得名。张养浩在《普天乐·大明湖泛舟》中写道:“杯斟的金浓滟滟”。

壶觞

本来是盛酒的器皿,后来也用作酒的代称。陶渊明在《归去来辞》中写道:“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

忘忧物

白居易:劳将箸下忘忧物,寄与江下爱酒翁。除此以外,酒有玉液,流霞,红友,绿醪,金波等美丽的别名。

关于酒,李白有举杯邀明月的雅兴,而苏轼有把酒问青天的胸怀;

欧阳修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豪迈,曹操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苍凉;

杜甫有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潇洒。

正因为如此,它才能让无数文人墨客以不同的角度看待它,按自己的心意给它取名,让他显得与众不同,把它写进诗里,写进历史里。

对于你而言,酒又是什么呢?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酒品牌网上宣传  |  酒类商标注册咨询  |  召城市合伙人  |  操作介绍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浙ICP备08108636号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