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业大商银基集团是怎样陨落的?

   2021-11-24 网易酒香中华酒网210
核心提示:在A股白酒板块最火的时候,港股中唯一的白酒概念股银基集团却走到了清盘重组的边缘。2021年11月15日,银基集团公告表示,公司发

A白酒板块最火的时候,港股中唯一的白酒概念股银基集团却走到了清盘重组的边缘。

20211115日,银基集团公告表示,公司发生若干债券违约,为促进财务重组,已向当地法院提交清盘呈请。

作为昔日五粮液最大分销商、茅台泸州老窖、汾酒等高端白酒渠道商的香港银基集团于20094月在香港主板上市,是港股中第一支也是唯一一支酒类流通股。

但在上市12年之后,酒业超级大商银基集团走到了清盘重组的边缘。而当前正值A股白酒板块高涨,从厂家都流通企业都迎来红利期的时候,银基集团走向了清盘重组,究竟败在了哪里?

受困于疫情影响的表象

1115日,银基集团公告显示,由于集团截至2021331日止年度的收益显著下降,集团的流动资金水平转差,而公司预计在全球经济活动未能迅速和大幅重振的情况,其流动资金水平将继续转差。于2021331日,集团的已列账流动资产约为20.73亿港元。然而,集团在变现及╱或重新分配资产以偿还境外债务方面遇到极大困难。

“由于具有挑战性的流动资金状况,公司未有如期支付公司发行的若干计息债券的本金及利息。经过对可运用战略选项的彻底审查,董事会认为,公司进行财务重组以建立可持续的债务架构乃极其必要及关键。”

一纸公告将银基集团的困境彻底揭开。

银基集团2020年度财报显示,截至2021331日止,集团录得总收益约9.38亿港元,对比截至2020331日止年度的总收益16.31亿港元,减少约42.5%。公司普通权益持有人应占亏损2032.2万港元,同比减少约88.26%

公告显示,2020年度,银基集团酒类收入约9.37亿港元,贡献了99.9%的收入。公司主要经销五粮液酒系列、国窖1573系列43度酒、贵州茅台酒产品、汾酒55度系列、红汾世家、鸭溪典藏系列、老酒系列、葡萄酒、洋酒系列等酒类产品。

对于2020年度的业绩下滑,银基集团表示,业绩下滑主要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导致全球陷入困局,市场需求疲弱,对供应链和产业链造成沉重打击。“受疫情白酒产品主要消费场景商务、宴请、家庭聚会;主要销售场所,餐厅、超市、烟酒店等均受到管控,严重影响我们的白酒销售业务。”

不过银基集团业绩困境在下半年度依旧没有得到改善,亏损反而进一步扩大。

115日,银基集团发布或盈转亏预警,预期集团截至2021930日止六个月将会录得不少于1.7亿港元的亏损,相比上年同期则录得利润约9140万港元。

亏损幅度扩大,无力挽回市场,这也是导致银基集团走向清算重组的直接原因。

不能再躺着赚钱,银基集团早已陷入亏损

新冠肺炎影响扰乱市场,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实际上,近年来银基集团早已陷入亏损。2017-2029年度,银基集团的年度亏损分别为1.36亿港元、1.46亿港元和1.73亿港元。三年累计亏损约4.75亿港元。

2017之后正是白酒市场的恢复周期,为何经销白酒的银基集团会陷入亏损?梳理银基集团的发展,试图发掘答案。

1997年银基集团成立,并成功取得五粮液酒系列东南亚市场经销权,乘上了彼时“白酒大王”的东风。网络资料显示,2000年,银基集团再次获得整个五粮液酒系列10年总经销权,银基正式成为五粮液最大的营运商,并连续数年蝉联首位。

借助五粮液的东风,银基集团于20094月在香港主板上市。据报道,当时银基集团95%的业绩来自于经销五粮液。

据“海西商界”报道,傍上了昔日“白酒大王”五粮液的大腿,银基集团也过上了躺着赚钱的日子。

“海西商界”报道显示,彼时的银基,生意将合作的标准直接提到了500万的水平。一口气要100万五粮液的小经销商几乎都无法摸到银基的合作门槛。

“海西商界”报道还显示五粮液的成功,令银基集团过分依赖渠道,而忽视终端的发展和完善。靠着独家代理权,从厂家拿到的产品,转而卖给下层代理商后,以差价赚取利润,不再悉心专研运营。

转眼便到了2013年,因为限制“三公消费”白酒瞬间跌入低谷,银基集团也首次陷入亏损境地。同年,银基集团也决定不再过度依赖五粮液,开始牵手茅台、汾酒、国窖1573等其他高端白酒品牌,并着手搭建市场渠道。

这一举措也挽救了在低谷中的银基集团。2015年至2016年,银基一改颓势,摆脱了亏损。据银基2016年年报显示:其年度收益约为12.6亿港元,同比增幅200%

2016年,银基集团再次发力,布局B2B,搭建起酒类B2B电商平台。

201686日北京举行的“品汇壹号·云合伙”盛典,包括时任四川宜宾五粮液集团公司总经理、股份公司董事长刘中国,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良,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崇琳,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常建伟,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乔愚在内的酒业大咖纷纷出席为银基集团站台助力。

彼时,按照银基集团规划,品汇壹号云合伙平台将打造成为覆盖全国368个主要城市、1680个重点县市、38万家优质B端会员的云合伙体系,为超过1.38亿的消费者提供服务,三年内实现年销售额突破300亿元。

而实际上,银基集团推出的B2B业务“品汇壹号·云合伙”并没有取得成绩,在网上检索“品汇壹号·云合伙”其内容仍停留在2016年。此前所言的规模也远没有达到,仅仅成为了酒类B2B板块的一颗流星。

但对于B2B的投入却实打实的影响了银基集团的利润。

2016年,银基集团净利润为1.3亿港元。但到了2017年,银基集团的净利润却只剩下了620万港元。

2017年的年度报告里面,银基集团如此表示:由于搭建B2B平台费用较大,给集团净利润带来较大负面影响。本集团相信在已经启动B2B平台运作的城市,不会在发生类似的费用。

不过事与愿违,2018年,银基集团销售成本20.96亿港元,比2017年增长92.4%。销售成本进一步激增,严重脱累了当期业绩,也导致银基集团在2018年度陷入1.3亿港元的亏损。

B2B转型失利,银基集团在本该白酒市场恢复期的时候接连亏损。财报显示,2018-2020年,银基集团分别亏损1.36亿、1.46亿和1.73亿。

如今随着2021年银基集团持续亏损披露,连年巨亏,银基集团已然无力回天。

对于银基集团的清算,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银基集团作为传统大商的没落,在于其商业模式已经不能和酒类市场产业端和消费端的核心诉求。

“传统酒类大商银基集团以往利用市场信息的不对称,赚取厂商与市场之间的差价。但是随着上游厂家的营销改革,厂家更加贴近市场、贴近终端,贴近消费者,厂家的品牌渠道已然十分成熟,传统大型酒商利用信息差赚利润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

对于银基集团没落的启示,朱丹蓬表示,当今酒类市场的大商需要作出改变,在大商发展定制酒之外,还要建立自有品牌。同时也需要完善综合服务体系,提高对于消费市场的掌控,补充上游酒厂企业的短板。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酒品牌网上宣传  |  酒类商标注册咨询  |  召城市合伙人  |  操作介绍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浙ICP备08108636号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