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酒也会造成损伤,这 4 种喝法死亡率更高:50+ 万中国人研究

   2023-11-29 丁香园中华酒网21690
核心提示:本文作者:sysoon最近,北京大学联合牛津大学在 nature medicine 发布了一项近 52 万人的研究。图源:nature medicine本次纳入研

本文作者:sysoon

最近,北京大学联合牛津大学在 nature medicine 发布了一项近 52 万人的研究。

图源:nature medicine

本次纳入研究的 512,724 名参与者分别来自国内的 10 个地域(5 个农村和 5 个城市),年龄在 30~79 岁之间。研究结果显示,在中国男性中,有 61 种疾病发生风险与饮酒相关。[1]

而这,超过了 WHO 此前报告的 2 倍。

饮酒没有益处,男性死亡风险在酒精本身

跟 WHO 此前基于西方人群数据报告的「饮酒与 28 类疾病风险有关」相比,此次样本全部为中国人的研究结果中,通过错误发现率(FDR校正)调整后,与饮酒相关的疾病新增了33 种,括肺癌、胃癌和胰腺癌等在内

研究团队每年从当地居民医疗保险、行政记录、死亡登记处、国家健康保险系统收集每位参与者的任何住院事件、患病状况等信息,并进行了 12 年的观察和随访。

最终,为中国成年人饮酒量、饮酒模式等对各种疾病结局的影响提供了全面评估,并采用基因分析进行了证实。

↓ 上下滑动可查看具体疾病种类 ↓

目前饮酒的男性中,饮酒与 28 种疾病风险之间的关系,这些疾病之前被世界卫生组织定义为与酒精有关。

在当前的男性饮酒者中,饮酒与先前未定义为与酒精有关的 36 种疾病风险的关系。

上下滑动可查看具体疾病种类 ↑

图源:参考资料[1]

有关「适度饮酒」和死亡风险的关系,这篇研究也给出了新的观点。

今年,来自美国健康访谈调查发表在 BMC Medicine 的研究表示,「每周喝一杯酒,死亡风险降低约 20%」(一杯:含有 14g 纯酒精的饮料)。该研究共纳入 92 万名成年美国人在 1997~2014 年间的饮酒数据,结果显示:中度以下饮酒与全因死亡风险、心血管病、慢性下呼吸道疾病、阿尔兹海默病、流感和肺炎死亡风险降低相关(注:该研究中的「中度以下」指女性每周不超过 7 杯,男性不超过 14 杯)[2]

而本次针对近 52 万中国人的饮酒研究,给出了另外的结论:跟不喝酒相比,适量饮酒对于预防死亡没有任何益处。

研究结果显示,每周每多摄入 100g (男性为 280g)酒精,死于癌症、心血管病、肝病、其他原因的风险分别对应增加 18%、19%、51%、15%,全因死亡风险增加 18%。在此基础上,该团队采用的多基因评分酒精量摄入量预测结果也表示:没有基因证据表明适度饮酒可以保护中国人在包括心血管疾病在内的全因和特定原因的死亡率。

这与 4 年前,发表在 The Lancet 的全球疾病负担(GBD)研究表示「酒精安全剂量为 0」[3],「一滴酒也会造成损伤」的临床共识反而一致。

除此之外,本次研究通过比较男性与女性参与者的基因型效应发现,增加男性的总体死亡风险和主要疾病风险的可能是由于酒精本身,而不是基因多效性。

这 4 种喝法死亡率更高

在分析饮酒与疾病的关系之外,本次研究还探索了不同的饮酒模式与各类疾病风险之间的关联。

四种饮酒模式与疾病风险的关系,图源:参考资料[1]

研究结果显示,以下 4 种相同饮酒量下的饮酒模式增加了某(几)类疾病的发生风险或死亡率。

1&2、每日饮酒或饮烈酒

对于当前的男性饮酒者而言,与非每日饮酒者相比,每天饮酒与酒精相关癌症 [HR(95%CI):1.30,1.17-1.45] 和肝硬化 [HR(95%CI):1.39,1.13-1.72] 的风险增加了 30~40%;男性饮酒时间越长,所有主要酒精相关疾病的风险和死亡率越高。

这与丹麦今年公布的一项对于 31 万丹麦国民的健康调查结果类似:与每周饮酒 1~7 杯的人相比,每周饮酒超过 14 杯的人急性和慢性胰腺炎的发病率显著增加;大量喝啤酒和烈酒导致的急慢性胰腺炎可能比喝葡萄酒更高。[4]

加拿大药物使用研究所的人员为了探索每日酒精摄入量与全因死亡风险的联系,对 1980~2017 年期间发表的相关研究进行了荟萃分析,发现每日摄入酒精 45~65g 的饮酒者的全因死亡率相较于终生不饮酒者显著升高[5]

3、一次性大量饮酒

「一次性大量饮酒」(Heavy episodic drinking,HED)主要指男性在一个特殊的场合饮酒大于 60 克或女性大于 40 克。研究结果显示,一次性大量饮酒与糖尿病 [HR(95%CI):1.23,1.12-1.34] 和缺血性心脏病 [HR(95%CI):1.11, 1.03-1.19] 的风险较高相关。

在饮酒文化盛行的丹麦,HED 在丹麦年轻人中十分常见。对于丹麦年轻人饮酒的相关研究显示,在这个大脑仍在发育的时期,饮酒者的白质发育迟缓、灰质加速分解,海马体、小脑与脑叶的情况也与同龄人存在差异;且饮酒者在青年时期和晚年时期的认知功能都明显低于不饮酒的同龄人。[6]

4、餐外饮酒

在本次研究中,「餐外饮酒」主要指在两顿饭之间、饭后饮酒或没有固定的饮酒习惯(与通常在吃饭时喝酒相比)。研究结果显示,餐外饮酒肝硬化的风险升高 49%[HR(95%CI):1.49,1.19-1.86]。

关于饮酒与饮食,希腊 EPIC 队列报告表示:与戒酒相比,在整周进餐时适量饮用红酒的地中海饮酒模式(MDPI)与全因死亡率呈负相关[7];但也有研究认为究其原因可能为葡萄酒中的抗氧化成分降低了乙醇的致癌作用,并能因此建议人们通过饮酒保持健康[8]

致谢:本文经 浙江省肿瘤医院中西医结合科副主任医师 张波、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医师 李锟 专业审核

策划:sysoon|监制:carollero

题图来源:自己喝的

参考资料:

[1]Im, P.K., Wright, N., Yang, L. et al.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risks of more than 200 diseases in Chinese men. Nat Med 29, 1476–1486 (2023). https://doi.org/10.1038/s41591-023-02383-8

[2]Tian, Y., Liu, J., Zhao, Y. et al.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all-cause and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among US adults: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BMC Med 21, 208 (2023). https://doi.org/10.1186/s12916-023-02907-6

[3]GBD 2016 Alcohol Collaborators. Alcohol use and burden for 195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1990-2016: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 Lancet. 2018 Sep 22;392(10152):1015-1035. doi: 10.1016/S0140-6736(18)31310-2. Epub 2018 Aug 23. Erratum in: Lancet. 2018 Sep 29;392(10153):1116. Erratum in: Lancet. 2019 Jun 22;393(10190):e44. PMID: 30146330; PMCID: PMC6148333

[4]Ulrik Becker, Amalie Timmermann, Ola Ekholm, Morten Grønbæk, Asbjørn Mohr Drewes, Srdan Novovic, Camilla Nøjgaard, Søren Schou Olesen, Janne Schurmann Tolstrup, Alcohol Drinking Patterns and Risk of Developing Acute and Chronic Pancreatitis, Alcohol and Alcoholism, Volume 58, Issue 4, July 2023, Pages 357–365, https://doi.org/10.1093/alcalc/agad012

[5]Zhao J, Stockwell T, Naimi T, Churchill S, Clay J, Sherk A. Association Between Daily Alcohol Intake and Risk of All-Cause Mortalit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es. JAMA Netw Open. 2023 Mar 1;6(3):e236185. doi: 10.1001/jamanetworkopen.2023.6185. Erratum in: JAMA Netw Open. 2023 May 1;6(5):e2315283. PMID: 37000449; PMCID: PMC10066463.

[6]Tolstrup J, Møller SP, Grønbæk M, Hviid SS, Askgaard G. [Harmful consequences of heavy episodic drinking in young people in Denmark]. Ugeskr Laeger. 2021 Apr 5;183(14):V12200956. Danish. PMID: 33832555.

[7]Trichopoulou, A.; Bamia, C.; Trichopoulos, D. Anatomy of health effects of Mediterranean diet: Greek EPIC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BMJ 2009, 338, b2337.

[8]Barbería-Latasa, M.; Gea, A.; Martínez-González, M.A. Alcohol, Drinking Pattern, and Chronic Disease. Nutrients 2022, 14, 1954. https://doi.org/10.3390/nu14091954

 
举报收藏 0打赏 0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酒品牌网上宣传  |  酒类商标注册咨询  |  召城市合伙人  |  操作介绍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隐私政策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浙ICP备08108636号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