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唐朝酒文化看“酒”从古代火到现在的秘密!

   日期:2020-06-20     来源:百度    作者:中华酒网    浏览:28    评论:0    
核心提示:有人做了这样一个统计,翻开《全唐诗》,发现其中直接与酒相关的诗篇约 12000 余首,约占《全唐诗》总数的22%。白酒文化在唐朝盛

有人做了这样一个统计,翻开《全唐诗》,发现其中直接与酒相关的诗篇约 12000 余首,约占《全唐诗》总数的22%。白酒文化在唐朝盛行可见一斑。

从命名看丰富的种类

从酿造工艺看,唐代多为水酒,但一些地区已有烧酒,韦庄曾言“卓女烧春浓美”。此外唐人爱以春名酒,名为烧春、金陵酒名为金陵春、江陵酒名为抛青春、郢州酒名为富水春、宣城酒名为老春等等。

唐诗中还有新酒、旧酒、清酒、浊酒、绿蚁酒、浮蛆酒等名称,新旧是就时间而言,清浊则是就是否滤去渣滓而言。

唐代酿酒技术已经较先进,许多皇帝也亲自参与酿造,唐太宗就曾酿出“芳香浓烈,味兼醍醐”的绿色葡萄酒,因而酿酒业极其繁荣,酒的种类也很多。

从器具看唐人饮酒之讲究

唐人所用酒器可分为四类:盛酒器、舀酒器、饮酒器、煮酒器。盛酒器有缸、壶、樽(尊)、瓶、罂、罍。壶有金壶、银壶、玉壶。舀酒器主要是杓,杯是最常用的饮酒器,种类较多。中国酒器发展到唐代,已经高度精致化,不仅材质昂贵,而且做工精细,形状优美;当然村野中的酒器并不讲究。

△唐代宫廷银鎏金凤头凤纹酒壶温酒器

广汉三星堆和绵竹金土村出土了大量的酿酒工具以及酒器酒具,古蜀文化遗物看,剑南春产地——绵竹的酿酒历史已逾千年。

全民饮酒风气

唐人饮酒风气甚浓,上起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雅有文人学士,俗有农夫渔夫,途中游子征人,方内凡夫俗子,方外和尚道士,无人不贪杯中之物。唐玄宗天宝年间举办曲江宴,君民同乐,长安城中人人均可参加,万人齐集,声势惊人。皇帝争先,其他人更不敢落后:文人“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道士“蓬瀛三岛至,天地一壶通”,僧人更是逍遥,“人人送酒不曾沽,终日松间挂一壶”。

△剑南春博物馆还原宫廷议酒场景

丰富的饮酒形式

离别酒:

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相聚酒:

于焉偶闲暇,鸣辔忽相聚 行厨出盘飧,担瓮倒芳醑;

团圆酒:

门边两相见,笑乐不可当 陈金罍,酌满觞;

庆贺酒: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寿 酒:

梅花浮寿酒,莫笑又移巡;

婚喜酒:

双杯行酒六亲喜,我家新妇宜拜堂;

浇愁酒:

不如高枕枕,时取醉消愁;

消闲酒:

楚客共闲饮,静坐金管阕。

唐人嗜酒是有钱要喝,无钱更要喝,于是留下了许多赊酒的美谈。李白曾于剑南解貉赎酒,至今在绵竹留下“土解金貉、价重洛阳”的佳话。

被载入诗篇的美酒

酒对于唐诗的兴盛可谓功不可没。唐人嗜酒,诗人们尤其如此,可以说他们根本离不开酒,酒已经成为他们进行创作的基本条件。王绩“夜夜遣人沽”,李白“日日醉如泥”,杜甫“得醉即为家”,白居易“但遇诗与酒,便忘寝与餐”。

酒能激发诗人的创作激情和灵感,这一点很多诗人都深有体会:李白“斗酒诗百篇”,杜甫“醉里从为客,诗成觉有神”,寒山“此时吸两瓯,吟诗五百首”,白居易“酒狂又引诗魔发”。因而为后人留下了许多饮酒名篇,如李白的《将进酒》、杜甫的《饮中八仙歌》、王翰的《凉州词》、李贺的《致酒行》等。

唐人将酒的地位捧得很高。王绩将醉乡描写成为了一个大同世界,一个理想国,唐玄宗认为醉可以养德,李白则认为“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这样就把酒的地位提到了无以复加的地位。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