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酒企预亏:金种子酒七年间净利下滑8成 现金流持续为负

   日期:2019-07-31     来源:中访网财经    作者:酒网    浏览:82    评论:0    
核心提示:图内容来源:投资时报研究员:彦强虽依旧位列徽酒“四朵金花”阵营,但在挣扎数年后,金种子酒(600199.SH)仍一步步走入下行通

null

内容来源:投资时报

研究员:彦强

虽依旧位列徽酒“四朵金花”阵营,但在挣扎数年后,金种子酒(600199.SH)仍一步步走入下行通道。

7月16日晚,金种子酒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告显示,上半年该公司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000万元—3600万元,扣非后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3400万元—4000万元。

此前的2019年一季报显示,该公司归母净利润为898.11万元。这意味着,金种子酒二季度单季的归母净利润约亏损2101.89万元—2701.89万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除了已经被*ST的皇台酒业(000995.SZ),在已预告或披露上半年业绩的酒企中,金种子酒是今年第一家出现亏损的白酒企业。

对于上半年业绩预亏的原因,该公司表示,一方面由于消费快速升级,市场主流价位产品上移,导致公司百元以下价位产品市场萎缩、销量下降;另一方面,主推的金种子系列年份酒尚处于培育期,销售未上量且对公司业绩贡献有限。

事实上,此次业绩预亏早有先兆。

Wind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实现600.58万元,但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已经亏损569.67万元。不仅如此,《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金种子酒营收自2012年创历史新高后,便开始连续下滑,时间长达5年。

对此,上交所曾在2018年4月11日向金种子酒发送年报问询函。

但颇堪玩味的是,该公司的回复原因与上述亏损原因如出一辙。同样是“消费升级,市场主流价位上移,且金种子系列年份酒正处产品培育期,以及安徽白酒市场竞争激烈”等。

不一样的时间,同样的答案。

查询数据可见,直到2018年,金种子酒营收才实现正增长,不过,仅同比增长1.89%。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该公司无论中高档白酒还是普通白酒都面临营收、利润不断下滑的窘境。且近5年销售费用已连续走低,近3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连续为负数,7年间营收更是缩水4成。曾经的多元化尝试未令经营业绩有实质性起色,作为徽酒“四朵金花”之一的金种子酒,恐面临强烈的掉队危机。

金种子酒近一年股价走势

null

数据来源:Wind

销售懈怠利润萎缩

在安徽白酒市场,古井贡酒(000596.SH)、口子窖(603589.SH)、迎驾贡酒(603198.SH)和金种子酒四家A股上市酒企,并称“四朵金花”。

据东北证券7月初发布的研报显示,2018年安徽白酒市场规模约为250亿元,本地酒企占60%市场份额,约150亿元。这其中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和金种子酒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3.86%、14.24%、7.81%和4.23%。而在这150亿元市场规模中,300元以下单价产品更为绝对主流,市场份额接近140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金种子酒近几年年报发现,自2014年开始,该公司的销售费用就不断下滑。

Wind数据显示,2014年—2018年,该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7.97亿元、6.59亿元、5.00亿元、4.03亿元和3.14亿元。而同样作为徽酒代表之一的古井贡酒,其同期销售费用分别为13.04亿元、15.58亿元、19.80亿元、21.70亿元和26.83亿元。2015年刚上市的迎驾贡酒,2015年—2018年销售费用分别为3.82亿元、3.82亿元、4.07亿元和4.51亿元。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同样作为安徽浓香型白酒的代表企业,古井贡酒的销售费用不断上涨,表现较为积极;金种子酒的销售费用不断下滑;迎驾贡酒的销售费用则显的较为平和。

销售费用不断缩减背景下,金种子酒营收表现如何?

《投资时报》研究员观察到,其营收下滑要早于销售费用的下滑。自2012年营收创历史新高后,其收入便开始进入下滑通道,时间长达5年。

Wind数据显示,2012年该公司实现营收22.94亿元,同比增长30.03%,创上市以来新高。而后的2013年—2017年,分别为20.81亿元、20.75亿元、17.28亿元、14.36亿元、12.90亿元,同比下滑9.32%、0.27%、16.74%、16.89%和10.14%。直到2018年,其营收实现13.15亿元,同比增长1.89%。七年间营收从22.94亿元下滑到13.15亿元,下滑幅度达到42.68%。

营收下滑如此严重,其归母净利润也难独善其身。

2012年—2018年,金种子酒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61亿元、1.33亿元、0.89亿元、0.52亿元、0.17亿元、0.08亿元和1.02亿元(2018年土地征收补偿款对当年利润影响额9200万元),七年间下滑81.82%,若以扣非净利润算,则下滑更大。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虽然金种子酒近三年的归母净利润并未出现亏损,但其近三年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已连续为负。

2016—2018年,金种子酒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82亿元、-2.48亿元和-1.84亿元。而2019年一季度同样为负,为-1.68亿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近三年该公司应收账款及票据不断增加。2016年—2018年,其应收账款及票据分别为1.97亿元、2.58亿元和2.77亿元。从数据可以看出,其应收账款及票据已远超归母净利润。

多元化遇冷中高端突破艰难

由于业绩连续多年下滑,金种子酒也在不断寻找新的赢利点。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2016年7月,金种子酒耗资1000万元成立安徽大金健康酒业公司。并开始战略调整,即成立大众酒、健康酒、电商和定制酒四大事业部,并希望能借此改善业绩下滑局面。

健康酒产品方面,其设定的目标是成为“省内竞争格局的颠覆者,安徽健康酒类的领航者”,并推出健康酒品牌——和泰苦荞酒,但其后续市场表现并不理想,如今,市场上几乎已不见对金种子苦荞酒的热度。

此外,金种子酒还开始向房地产业扩张。《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年报后注意到,目前,金种子酒旗下业务包含白酒、生化制药和房地产,截至2018年末,其投资性房地产金额为1.09亿元。

至于生物制药板块,据2018年年报显示,金种子酒持有安徽金太阳生化药业有限公司92.00%的权益。2018年,其为上市公司贡献净利润1004.65万元。

毫无疑问,白酒依然是金种子酒的主营业务,产品系列包含“金种子”“种子酒”“醉三秋”“颍州”“柔和”“和泰”。其中以六年金种子、八年金种子、十年金种子的系列酒为主力产品,参与竞争徽酒中档市场,还推出柔和经典、颍州佳酿升级款等产品,试图优化产品线。

但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其中高档系列产品成绩并不如人意。

根据该公司2016—2018年年报显示,其高档白酒的营收分别为8.15亿元、7.04亿元、6.35亿元,占营收比重也逐步下滑至5成以下。而普通白酒同期营收分别为3.71亿元、3.14亿元和2.40亿元,亦处于萎缩状态。

业内资深人士认为,对于金种子酒白酒板块而言,毛利较高的中高档白酒营收持续下滑,毛利较低依靠走量的普通白酒不断萎缩,近些年,白酒行业二八分化严重,头部企业的发展挤压着其他企业的生存空间,对于品牌定位不甚清晰,又缺乏放手一搏勇气的金种子酒而言,未来的道路可能会变得更加艰难。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