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坎坷半年:老板受贿落马,告别国酒称号,19天投2000吨酒稳市场

   日期:2019-07-16     作者:酒网    浏览:109    评论:0    
核心提示:贵州茅台向市场报告了上半年取得的成绩。 7月12日,贵州茅台发布公告披露上半年主要经营数据。公告披露,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

贵州茅台向市场报告了上半年取得的成绩。

7月12日,贵州茅台发布公告披露上半年主要经营数据。公告披露,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公司完成茅台酒基酒产量3.44万吨、系列酒基酒产量1.09万吨;实现营业总收入412亿元、同比增长1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9亿元、同比增长26.2%。

按照这一数字计算,今年上半年,贵州茅台平均每天可以生产191吨茅台酒,每天可以赚1.10亿元。

人事动荡

过去的半年,对贵州茅台来说意义深远。

7月2日,贵州茅台发布公告称,公司内部完成新一轮人事变动。李保芳不再代行公司总经理职责,何英姿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职务,李静仁代行公司总经理职责,聘任刘刚同志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职务。

根据贵州茅台方面透露出的信息,本轮人事更迭从6月初便开始酝酿。6月初,贵州茅台母公司茅台集团的高管团队新增了两名高管。分别是茅台集团副总经理刘大能和茅台集团总法律顾问段建桦。

6月5日,茅台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贵州茅台”推送的新闻《茅台集团举行2019年度中高层管理人员安全培训会》中显示,茅台集团副总经理张德芹、纪委书记卓玛才让、副总经理杨代永、刘大能,总法律顾问段建桦参加培训会。

6月24日,又有消息传来,原茅台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张德芹已调离茅台集团,出任贵州现代物流产业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目前,茅台集团官网已无张德芹相关资料,李静仁在官网上的排名上升至第二位,成为茅台集团的二号人物。李保芳仍保留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职务。

有人来,就要有人走。过去的半年中,贵州茅台的高调反腐同样引人注目。

2018年5月,茅台方面宣布袁仁国卸任在集团内担任的一切职务,由二把手李保芳接任。毫无征兆的卸任,令外界普遍猜测,袁仁国“要出事儿了。”

时隔一年,靴子落地。2019年5月初,袁仁国被免去贵州省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职务,并被撤销省政协委员,传言四起。

5月23日,最高检官网发布消息称,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涉嫌受贿一案,由贵州省监委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贵州省检察院指定管辖,由贵阳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日前,贵阳市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袁仁国作出逮捕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此前一日,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传出,并获有关部门证实。

就在袁仁国落马两天后,茅台电商公司原董事长聂永以涉嫌受贿罪被逮捕。在聂永的官方通报同样提到“为他人申请茅台酒经营权及经营过程中提供帮助,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

据报道,聂永在任期间,违规参与及入股了四家茅台酒专卖店,并将所获分红入股到电商公司,牟取私利。

据了解,2014年6月,茅台成立专门的电商公司,推出网站和App。至2016年时,电商渠道总交易额超过46亿元。

就在袁仁国双开的第6天,茅台因涉嫌虚假宣传、标注不实,被消费者告上了法庭,消费者要求“退一赔三”。5月28日,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开庭受理了该案。50年陈年酒被用30年陈年茅台勾兑,一场事关茅台品牌的危机随之爆发。

随着袁仁国的落马,茅台集团也开始了去“去袁仁国化”运动,标志之一便是李保芳宣布放弃对“国酒”商标的争执。

6月12日,李保芳宣布,今年6月底之前将正式停用“国酒茅台”商标,并已在策划新的产品宣传方案。

在此之前袁仁国已为“国酒”商标申诉十几年,拉来不少史料证明茅台的“国酒”地位,甚至不惜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和另外31家酒企告上法庭。

千亿营收和千元股价

毫无疑问,2019年,对茅台来说极为关键,作为“李保芳时代”的开局之年,李保芳本人对本年度的成绩也十分重视。

“茅台时空”曾发声称,“预计今年茅台将实现900亿元销售收入,正在跨进千亿企业时代。”董事长李保芳也直接指出,今年茅台完成掐以目标没多大悬念。

与千亿目标同样重要的是千元股价和万亿市值。就在李静仁接棒总经理的前一天,7月1日,贵州茅台股价在一周之内第二次冲破1000元关口,最高报1035元,每手股价超过10万元。

不到一周前,6月27日10点18分,茅台股价历史首次突破1000元大关,随即迅速跌回。

迎合贵州茅台的强劲态势,东兴证券将贵州茅台的目标价上调至1424元,这也是目前证券市场对茅台的最高预期。

东兴证券在研报中写道,白酒的消费群体正在发生变化,从之前的三公消费,转向政务消费,再到现在以日常消费为主,白酒的可选属性逐渐减弱,这也为高端白酒需求提供了较强的韧性。在此背景下,茅台的终端价格也将得到需求韧性的支撑,中秋销售价格有望坚挺。

渠道整肃

股东大会是贵州茅台历年的重要节点。2019年的股东大会却显得更不寻常。

5月5日,茅台集团宣布,在集团层面成立营销公司,重点面向团购、商超等终端客户,与原有营销体系互为补充。但由于未能充分说明新营销公司与上市公司之间的关系,二级市场投资人对此反响激烈,自5月6日开盘以来,贵州茅台连续4个交易日出现下跌。

茅台集团在后期给深交所的回函中表示,成立营销公司的目的主要有三点,分别是反腐败、促发展和将市场扁平化。但未能取得股民的普遍认同。

这一事件也直接反应到了2019年的股东大会上。会议期间,约有三分之一围绕贵州茅台母公司茅台集团营销公司展开。

5月29日,2018年度股东大会结束当晚,贵州茅台发布了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审议事项都正常通过,唯一就是对2018年度的利润分配预案,超过750万票反对,占到持股5%以下股东总票数的5.47%,创下历史新高。

这和小股东普遍认同的茅台集团成立新营销公司关系密切,股民普遍认为,茅台集团这一举措是在与股民争利。

李保芳在会上强调,集团不会和上市公司的中小股东争夺利益。李保芳表示,这只是初步安排,集团营销公司新的运作模式要和股东交流,待大家赞同后尽早提交下一次临时股东大会。

但在股东大会上,李保芳仍未对收归集团营销公司的团购、商超等业务的利润分配方式进行明确解答。

过去的半年里,李保芳将整肃经销渠道当作了工作的重点。不到一年时间取消了476家经销商牌照,收回共计6000吨配额,约占茅台酒年产能的10%,其中涉及违规批条的就有2500吨。贵州茅台2018年年报显示,目前集团共有3000家经销商,主营飞天茅台和各种系列酒,贵州茅台的自营渠道在总销量中的占比仅有一成。

长期以来,茅台酒的年产能维持在3-5吨左右,资源的长期稀缺,配额限制,让茅台酒的批条等同于现金。据财新网报道,行情最好时,经销商能从每吨茅台酒中获得300万-400万元的毛利。即便2018年茅台将出厂价提升了18%后,每吨仍有200万元左右的毛利。

因而,茅台酒的经销权成了集团内部腐败问题的培养皿,无论是袁仁国还是聂永都在这上面栽了跟头。

今年6月6日,茅台集团出台“领导干部插手茅台酒经营活动打招呼登记备案制度”,直指集团领导干部干预茅台酒的经营问题。

6月16日,贵州茅台集团召开警示教育大会,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李保芳表示,要持续巩固和扩大专项整治成果,积极配合做好案件审查调查,持续清理茅台酒违规经营权,防止和杜绝新的营销“乱象”;初步考虑,要针对供应采购、工程项目、市场销售三个关键系统,制定严格的程序性管理办法和廉洁从业禁止性制度等。会议通报了聂永等人的有关违纪违法案例,宣读了集团公司《关于严禁公司员工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的规定》。

和遍布全球的3000家经销商相比,茅台集团的自营渠道就显得十分薄弱,目前茅台仅有33家自营店,是经销商数量的百分之一,许多自营店都成了小型经销商的进货渠道。因此,茅台集团才如此急于整肃渠道,拓展自营门店。

除了整肃渠道之外,茅台也靠投放来稳定市场。

6月12日,李保芳公开宣称,今年茅台酒投放量为约3万吨,目前已经投放1.2万吨,从年初到6月底必须确保1.4万吨的投放量。这意味着从当日起到6月底,19天的时间内,茅台将向市场投放2000吨茅台酒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