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然写诗不如李白,只因喝酒不够多!

   日期:2019-05-24     来源:行客加油    作者:中华酒网    浏览:188    评论:0    
核心提示:李白的一生主要有几件事值得追忆,一是作诗,二是求官,三是访道,四是喝酒。作诗,人皆知之,大呼“诗仙”。杜甫评价说,“笔落

李白的一生主要有几件事值得追忆,一是作诗,二是求官,三是访道,四是喝酒。

null

作诗,人皆知之,大呼“诗仙”。杜甫评价说,“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真乃“千古一诗人”,成就最大。

求官,慷慨如故,若痴若愚,即使被谗逐,长流夜郎,仍然“一朝复一朝,发白心不改”。

访道,席不遐暖,辞亲远游,“人生在世不得意,明朝散发弄扁舟”,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25岁便开始了既浪漫又充满坎坷的人生旅程。

喝酒,不落俗套,大呼“酒仙”,“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直达胸臆,不顾一切。

null

喝酒的李白,把才气兑到酒里,一撒酒疯就是一腔豪迈。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单说喝酒,15岁以前,李白年纪小,家里管得严,不让喝,可以说25岁以前的李白好像从不喝酒。据说他喝酒,是他25岁那年到湖北参观赤壁和黄鹤楼,认识了一个叫行融的和尚才学会的,还写诗豪迈地表示,“待我适东越,相携上白楼”。白楼,其实是个酒店。

此后,嗜酒的诗仙李太白就遍寻中华美酒。哪里自古出佳酿?何处佳酿传千年?他都门儿清。

他还曾发表过“饮酒有理”的高论,“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

当年,李白当初到长安时,太子宾客贺知章称他为“从天庭贬到人间的仙人”,即“谪仙人”。他被杜甫誉为长安城中八大酒仙之一。

李白讲,我喝酒,管他什么圣还是贤,我都喝。“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而且喝三杯就懂大道理,要是喝一斗就回归自然了。可以说,李白差不多每一首诗要么是喝酒以后写的,要么是写喝酒的,要么诗里尽含酒的味道,所以,李白的诗也是用酒泡出来的。

null

有证据表明,孟浩然是一位好酒人士。王士源《孟浩然诗集序》、《新唐书》孟浩然传等多种文献,都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情:山南采访使韩朝宗十分欣赏孟浩然的诗歌才华,带他一同赴长安,准备向朝廷举荐。韩朝宗为了替他造声势,先行一步,约好日子一同进朝廷。不料,到了约定的那一天,孟浩然遇到老朋友,就进了酒家,喝上了。当时有人提醒他跟韩朝宗约定的事,孟浩然很不以为然地说:“业已饮矣,身行乐耳,遑恤其它!”结果,误了约会,惹怒韩朝宗,不再替他引荐。

如此好酒之人,本应深受酒精的两大影响:麻醉和兴奋作用。具体地说,麻醉使其摆脱世俗的烦恼和束缚,兴奋使其灵感勃发文思泉涌。李白、杜甫,都是深受酒精这两大作用嘉惠的诗人,他们许多“凌沧州”“撼五岳”“泣鬼神”“惊风雨”的作品,就是在饮酒之后写成的。

而孟浩然,读其诗作,我实在替他感到惋惜:他经常喝酒,似乎也经常喝高,但是,他始终都能保持理性,从不说醉话。换言之,酒精对孟浩然的麻醉作用仅限于脸红眼晕腿虚之类的生理层面,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精神世界,没能让他多说一句话,发一点儿感慨。因而,酒精对于他的诗歌创作,没有任何促进作用。他跟酒有关的诗句中,酒都只是一种普通的食物,诗句中几乎没有酒后的感慨。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