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安居士的醉酒词:以酒入词,而词却无醉态

   日期:2019-03-05     来源:泸州老窖文化中心    作者:中华酒网    浏览:14    评论:0    
核心提示:最是文人爱饮酒,唐朝有“李白斗酒诗百篇”,到了宋代,著名女词人李清照巾帼不让须眉,为后世留下了诸多醉酒词中的千古绝唱。如

最是文人爱饮酒,唐朝有“李白斗酒诗百篇”,到了宋代,著名女词人李清照巾帼不让须眉,为后世留下了诸多醉酒词中的千古绝唱。如果说李白的酒诗是“唐诗一绝”,那么李清照的酒词就是“宋词一绝”。在女词人中,能把饮酒、醉酒及酒醒写得如此千姿百态的,李清照无疑是第一人!

李清照爱饮酒,爱写“酒词”,这与她的人生经历息息相关。年轻时,以酒会友、青春浪漫;结婚后,夫妻共饮、品酒谈诗;寡居后,借酒消愁、愁上加愁。但是,李清照的“酒词”自有其高明之处:以酒入词,而词却无醉态

待字闺中正微醺——

日暮时分的溪亭,夕阳洒在河面上,大群悠闲的野鸭与鹭鸶正在水滩边踱步。这日,正值二八年华的李清照喝得大醉,独自撑着轻舟从红花绿叶间破浪而来,这样一位明媚少女带着《如梦令》,伴着欢快纯净的笑声,闯进了我们的视野,也从此踏进了历史的河流: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如梦令》

这首词情辞酣畅,通过各个角度对一系列意象的描写,让我们看到了一幅绝美的日暮荷鹭图及词人酣畅惬意的醉态。兴尽归来的李清照,既是酒醉,也是心醉,她迷路在接天连叶的荷花深处,也沉醉在不知俗世烦忧的小世界里。惊飞的鸥鹭伴着少女明朗的笑声飞扬开来,穿越千年,让今天的我们读到这首词时也能感受到词人的欢乐和自由。

   敏感而多情的少女见花而动心、逢雨而落泪,看见一片落叶就可以陷入无限的惆怅中,忽而又想到了园子里的海棠花,自己的少女情怀便再也藏不住了: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如梦令》

那些霎时的风、霎时的雨、霎时的流云,就像此时的少女,人们永远猜不透她们的心思。这时的酒,是一种闲情逸致的雅趣,也是李清照对生活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

独守幽闺酒消愁——

在经过“倚门回首”的青涩和“月影花移”的柔情后,十八岁的李清照迎来了自己的爱情,嫁给了赵明诚。婚后两人恩爱美满,还有共同收集金石字画的高雅情趣,只是婚后不久,夫妻二人两地分居。在此期间,李清照饱受相思之苦,写下了很多深闺幽怨词,酒也成为了她寄托相思的最好载体: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醉花阴·重阳》

国破家亡醉里恨——

当李清照还在吟诵离别之思时,却不知一个大动乱的时代已经到来。靖康元年,金兵攻克汴京,次年北宋灭亡,后金兵不断南侵,攻陷青州,李清照的家乡被占领,她只有南下逃亡,在这时期的词作中,李清照常常流露出怀乡之情和故国之思,酒也成为了她逃避现实和梦回故乡的依靠。

建炎三年,八月十八日,赵明诚不幸病逝,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李清照悲痛欲绝,曾经的恩爱夫妻如今竟是天人永隔。晚年时期,李清照怀着这种锥心彻骨的悲恸完成了这首由血泪凝成的《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声声慢》

纵观李清照一生的文学创作,酒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不管是伤春悲秋的小情怀,还是离别愁绪的相思苦,又或是家破人亡的愁与恨,酒都能把这些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酒为李清照的创作提供了灵感和动力,丰富了词的内涵,追寻着李清照的醉酒词我们可以了解到她坎坷的一生,可以看到这位大词人在历史变迁中最炽热的爱恨情愁。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