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三年变局,“资本+酒”末路狂奔?

   日期:2018-12-18     来源:中食财经    作者:佚名    浏览:148    评论:0    
核心提示:中国白酒,又逢“三年变局”。2016年下半年,飞天茅台拔地而起,高端白酒复苏开启白酒行业一轮牛市。2017年,白酒A股上市公司营

来源:中食财经


中国白酒,又逢“三年变局”。


2016年下半年,飞天茅台拔地而起,高端白酒复苏开启白酒行业一轮牛市。2017年,白酒A股上市公司营业收入超过1600亿元,同比增加约26%,净利润超500亿元,同比增加约43%。白酒“价量齐升”

2018年,白酒继续奔跑但“乏力”已现。2018 年1—9月,白酒上市公司营业收入为 1545.46 亿元,同比增长24.68%;净利润为 538.82 亿元,同比增长 30.42%。较 2017 年增速有所回落。观察上市公司“蓄水池”预收款可以发现:前三季度,由于茅台和五粮液预收账款分别下降 63.04 亿元和 24.86亿元,白酒行业 2018 前三季度预收账款规模同比下降 20.47%。


有券商通过历史统计分析发现,中国白酒行业景气周期一般为3年。照此规律,发端于2016年的这一波白酒牛市,2019或将迎来拐点,巧合的是,2018年以来,维维股份、海航集团等跨行进入酒业的资本玩家,已经开始撤离。海航打包卖出贵州怀酒60%股份,维维股份将贵州醇55%股权转让给维维集团。


中国白酒“三年之痒”,资本+酒开始撤离,行业再临拐点?


01

维维海航样本

“资本酒”的拐点



作为跨界玩酒的“老司机”,维维在酒业的几进几出,颇具代表性。


2006年,维维股份8000万收购江苏双沟酒业38.27%的股权,首次跨界玩酒。2008年,维维增资双沟股份至40.59%。2009年,公司通过股份转让,获得了2.6亿元的净利润。


这次“饮酒”,维维作为小股东,并未参与双沟经营管理,通过股权交易就赚取了2.6亿利润,可谓“名利双收”。不知是否这快钱赚的比较容易,维维在酒业大举下注,但很快吃到苦头。


2009年,维维以3.98亿拿下枝江酒业;2012年又收购贵州醇51%股份;2013年加持枝江股份至71%;2016年耗资2800万加码贵州醇股份至55%。变身枝江和贵州醇大股东,维维开始按照自身意愿,打造“酒业版图”。


事实证明,玩得好资本未必卖得好酒。这次维维不仅把第一把赚的2.6亿吐出来,还倒赔了不少。数据显示,2012年贵州醇亏损1296.5万元,2017年亏损5151万元,5年间,贵州醇酒业共计亏损3.08亿元。


维维“酒业版图”另一大支柱枝江,近年来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2017年,枝江酒业营收萎缩到5.19亿元,首次亏损193万元。


无奈之下,维维股份只能将55%股权转让给维维集团。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执行总裁肖进春表示“与上市公司剥离,一方面给上市公司减负,一方面让酒业有机会独立发展,创造新的资本整合机会。”话语间,不知维维是否有撤离酒业的打算。


而海航“饮酒”,似乎一开始就捆绑资本。2011年海航收购怀酒,2012年设立规模为2亿元的海航怀酒股权投资基金寻求投资者,该基金募资完毕后,将专用于受让20%海航怀酒股权。海航表示,将积极推动怀酒在2016年6月之前实现登陆资本市场。海航对投资者投资怀酒,提出了几种退出路径。一是将怀酒选择性注入旗下上市公司;二是贵州海航怀酒独立IPO、借壳上市或溢价转让给其他酒业投资方;三是若未能上市,则由海航控制的易控股公司收购


由此可见,如果说维维尚且有产业运作酒业意愿,但败于专业度和内部管理;海航则在收购怀酒后,希望马上在资本市场变现。随着海航高负债扩张泡沫破灭,缺乏品牌和市场,不能自我造血得怀酒成为“弃子”,也在情理之中。


02

资本酒离场

2019白酒何去何从


(以上图片均来自网络)


“春江水暖鸭先知”,酒业资本玩家的离场,或是嗅到宏观环境及白酒行业拐点的来临。


2018年,宏观经济跌宕起伏不必多言。除昔日的“火车头”房地产熄火外,汽车销量的惨烈下跌,或是消费不振的重要信号。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销量数据显示:2018年1-11月,乘用车共销售2147.84万辆,同比下降2.77%。全年汽车销量下滑已成定局。而即使在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这一数据也是两位数增长。业内人士预计,2019年车市很可能进入负增长。楼市、车市双双歇火,白酒能够独善其身?很难。


数据显示,2018年1—9月,10家上市酒企中有4家预收账款出现下滑,包括贵州茅台、五粮液、水井坊和沱牌舍得。茅台1—9月预收账款为111.68亿元,较年初144.29亿元,减少了22.6%;五粮液预收账款为24.4亿元,较年初减少47.48%,较去年同期则减少50.47%。尽管其中有厂家改变结算方式,不强求经销商提前打款,以及使用银行承兑汇票的原因,但也不得不承认有市场动销传导因素。


跨界玩酒资本,大都不具备行业人才、网络、市场积淀。杀入酒业,看中的就是白酒“利润丰厚”,想“干一票就走”,海航怀酒就是例子,随着宏观经济退潮,泡沫刺破,只能无奈退出;而维维布局枝江和贵州醇多年,确有扎根酒业想法。但囿于人才和管理,大势上升期尚不能赢利,市场开始洗牌又岂能“挽狂澜于既倒”?


因此,2019来袭,可能有更多“体质不佳”资本酒离场。这可以为真正以产业思维做酒的投资人腾出了空间。2018年,专注酒业的金东集团旗下珍酒1-11月销售额增长96%,规划2019年目标再翻倍。而跨界者国台酒业、金沙回沙酒都跑出了高速度,这说明,即使在业外资本做酒这一赛道上,也将产生大分化。


因此,2019年或是酒业真正分化和拉开差距的开始,正如《圣经·新约》所说:“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白酒行业,将再次进入大分化、大重组时代。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