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喝酒,人类真的什么都能做出来……(二)

   日期:2018-12-16     来源:凤凰酒业    作者:佚名    浏览:387    评论:0    
核心提示:中华“上下五千年”:将进酒,杯莫停作为世界上最早出现酿酒技术的国家,中国人对于酒精的热爱也从来不甘示弱。古有阮籍为了喝到

中华“上下五千年”:将进酒,杯莫停

作为世界上最早出现酿酒技术的国家,中国人对于酒精的热爱也从来不甘示弱。 

古有阮籍为了喝到步兵营的佳酿,不惜放弃东平相、大将军等职务,自荐去当了步兵校尉;今有许世友将军在抗日战争期间,竟不怕违抗“从机关到个人,一切从简”的政策,不论什么时候,都必须随身携带一壶酒,就连作战最频繁的时期,也没有落下过。

“酒神将军”许世友

古有三句不离酒的大诗人李白;今有为了一口酒,连大师风范都不顾的大画家傅抱石。当时,傅抱石和画家关山月在为人民大会堂作《江山如此多娇》之前,傅抱石明确地向周恩来总理提出,“无酒不能作画。”于是,周总理特批茅台,在当时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这可是极其珍贵的。

关山月老先生不像他那样好酒,便把他所分到的茅台放在了储物间。等到画作完毕,关老先生想把酒带走,可到了储物间发现茅台早已空无一物。原来傅抱石本着“窃酒不算偷”的原则,替关山月将酒喝的一滴不剩。

《江山如此多娇》——傅抱石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无从考证,但傅抱石爱喝酒却是不争的事实。傅抱石给自己刻了个闲章,上刻四字“往往醉后”——意指他的好作品,往往都是喝醉了之后画成的。

傅抱石、关山月共同创作《江山如此多娇》

疯狂原始人:没有酒精,“嚼”出酒精

人类对酒精这种愉悦身心,却有损身体的物质的热爱,一定来自于最原始的本能。 

在亚马逊里,生活着许多的原始部落。其中,雅诺马马人最早就被称为“食人族”,虽然现在他们已经不吃人了,但仍然保留了吃亲人骨灰的传统。

传统的雅诺马马人

吃人、吃骨灰……听起来口味挺怪的雅诺马马人,在面对酒精时,竟然也没把持住——南美洲的木薯,因为含糖量很高,被雅诺马马人选做酿酒原料。

南美洲木薯

但因为木薯实在是太……硬……了,根本无法直接发酵它。

向来最热爱“人体本身”的雅诺马马人,再一次把目光,落到了彼此身上……

咳咳,在喝酒这件事上,他们并没有那么血腥,只是有点微微的咸湿——为了喝酒,雅诺马马人让全村的妇女们口嚼木薯,再吐回同一个桶里,利用“唾液之力”,发酵成酒。

雅诺马马人正在口嚼木薯

这种用人类唾液发酵成的酒,有着牛奶一样纯白的颜色,味道有些酸。有的时候,雅诺马马人还会把浆果果酱添到酒里,这样的酒液就会呈现出草莓牛奶一般的可爱的粉红色。

雅诺马马人的成品酒

这小小一碗酒,可是凝聚着全村妇女的……唾液啊……

你敢不敢,也来一口?

当然,这种“口嚼酒”的习俗,在会玩的日本保留至今,点击下图即可猎奇:

“战斗民族”俄罗斯:来自西伯利亚的“酒魂”

当然说到对酒精的疯狂,就不得不提战斗民族。

曾经有个俄罗斯人,喝伏特加喝到假死。人们包好他的“遗体”,将他推进冷藏库,但是他因为太黑太冷,又“活”了过来。

从停尸房里出来后,他接着又回去喝酒了——战斗民族就是强啊……

在俄罗斯,单瓶酒的税收其实很低,最便宜的伏特加一瓶税收仅30卢布(大概人民币6块钱)。但即使如此,政府每年的税收里,平均有1/3来自酒精。

美好生活,从买够伏特加开始

拎个酒瓶子压马路对于人民群众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不论是十七八岁的小青年,还是三四十岁的家庭妇女,都可能拿着一瓶酒出现在公园、地铁站、商店街……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

酒不离手的俄罗斯人

但这种“边走边喝”的习惯,给俄罗斯街头带来了更为标志性的景象——以各种姿势醉倒街头的人。

但真的是“物极必反”,酒精作为俄罗斯人的必需品,也是杀死俄罗斯人的“头号罪犯”。——成年男性的死亡原因中,超过40%都是因为酒精中毒。

而且即使是最便宜的伏特加,也不是人人都买得起。为了喝口酒,穷人们只能喝最最便宜的“三无产品”——往往都是不法商贩用含有酒精的香水、须后水、防冻剂和窗户清洁剂等自制出来的“假酒”。这种极不安全的酒精,在俄罗斯,每年都有1200万人在喝。

去年,俄罗斯曾经发生了一场“沐浴液集体中毒事件”。其实人们喝的并非沐浴液,而是用含酒精的沐浴液做出来的“假酒”。在当时,有100多人因为喝了它而入院,72人不幸身亡。

喝出事的“沐浴液酒”

最后大家欣赏一下战斗民族和酒精战斗“阵亡”的照片吧!

在梦里送礼物的圣诞老人

喝到世界颠倒

喝到自己断片,椅子断档

我们喝酒御寒

我们喝酒交友

爱喝酒的人,永远十八岁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