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了,崔永元举报的那家公司也举报了上海警方?

   日期:2018-10-17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浏览:423    评论:0    
核心提示:崔永元举报这件事,越闹越大,也看起来越来越乱,但却是越来越精彩。有戏!老徐前几天写了一篇《崔永元举报,上海警方接招,另一

崔永元举报这件事,越闹越大,也看起来越来越乱,但却是越来越精彩。有戏!

老徐前几天写了一篇《崔永元举报,上海警方接招,另一场大戏开场?》被删了。现在看,大戏真的开场了。


崔永元怒怼冯小刚,冯小刚至今躲着,范冰冰傻冒出来,第一个中枪,逃税案被 处罚8.84亿。范冰冰虽然免于刑事坐牢,但却启动了影视界的查税限令,可以说是人人过关。


范冰冰逃税被举报的电影《大轰炸》则揭开了扩展到影视圈之外的金融和腐败大案,因此上海警方一再追查谁向崔永元提供了为些举报证据,还把崔永元——崔永元的助理——与崔永元合作的公司——与崔永元合作过的公司合作过的公司查了一个底朝天。


崔永元把这件事捅了出来,上海警方也承认这是举报了上海警方,赶紧联系崔永元却没有联系上。而崔永元则直接回击,到底有没有联系过崔永元?调查崔永元和崔永元合作公司的上海警方就有崔永元的电话、微信等联系方式,打一个电话就联系上了。意思是说,没有联系上是不愿意联系,但又不能不联系。


崔永元要求上海警方调查自己内部,并实名举报了上海公安长宁经侦支队副队长彭奋及其儿子彭明达。


崔永元在举报中把情节讲得很具体:“曾经当着我的面,他们喝两万一瓶的酒,抽一千一条的烟,几十万的现金用个皮包就提走。”并直言《大轰炸》就是大欺诈。上海警方追查小崔的就是《大轰炸》的举报证据是谁提供的,参与欺诈的就有上海警方。


而《大轰炸》涉及的是一个400亿元的金融大案,它就是快鹿案。


今天看到,上海快鹿公司的老总施建祥在网上发文,称崔永元是他的朋友,举报证据是他提供的,他举报上海“多个相关方瓜分”了那400亿资金,其中就有上海上海公安长宁经侦支队副队长彭奋及其儿子彭明达。


是真是假,我们都不是当事人,警方也要调查。但读过施建祥网上这篇举报文章,还是知道水真是太深太浑太黑。


下面就是施建祥的文章,不能确定真假,但网上公开发表,没看到被 删除和屏蔽。(来源:北松视角、小崔评实事)


我是施建祥,至今流亡在海外的红通人员。最近因为小崔的事情,我在国内互联网上又火了一把。以至于追逃办又把我点名了,说我是集资诈骗,于2016年3月7日逃亡。我之所以写这封信,是想澄清一些事。我不是你们口中十恶不赦的骗子,我也有自己的苦衷。现在网上流传的一些信息,真真假假,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啊。我现在身在海外,惶惶不可终日,有人透过不同的渠道带话给我,让我回国投案,但投案之前,我也得把话说清楚。


在2016年以前,我一直都很风光,也曾经是媒体追捧的对象。2005年,我就荣登中国十大工商英才榜,2006年我又荣膺“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我的快鹿集团在2007年还获颁“中国最具竞争力民营企业”和“中国民营企业财富最佳贡献(社会责任)奖”两项荣誉,我个人获得“中国民营企业领军人物”殊荣。应该说,我是一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为当地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是受到当地政府礼遇的成功人士,也不断地获得政府颁发的各种荣誉。


我记得2009年,我获得第四届中国企业发展自主创新论坛暨建国60周年创新人物奖。我也记得2010年,鉴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为国际和平事业所作出的突出贡献,我获颁第二十二届“国际科学与和平周”中国组织委员会荣誉委员和“国际科学与和平周和平使者”称号。这些年我也做过慈善,比如2011年,在“蓝天下的至爱大型慈善文艺晚会”上,我捐款1000万元,用于帮助因贫困无法接受救治的先天性白内障和心脏病患儿。2015年,我帮助在沪3000农民工顺利返乡,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赞誉。


当香港特别行政长官梁振英为表彰我在促进两岸文化交流方面作出的特殊贡献,还授予我特殊贡献奖时,我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人生如此,夫复何求?我这么多年奋斗,不就是为了站在台上这光鲜靓丽的时刻吗?你们现在就因为我被通缉,涉嫌罪名集资诈骗,就骂我是骗子,我以前做的成绩都一笔抹杀了吗?就因为我在海外不能发声,我就变成众矢之的的骗子了吗?如果我是骗子,那跟我合作过的那些明星和名人,他们是什么?我的朋友崔永元是什么?他们不照样风风光光地站在舞台上,接受你们的膜拜吗?


2015年,我认识了崔永元,我至今引为知己和朋友的优秀主持人。那年1月我们快鹿集团冠名了东方卫视的春晚,我是那次春晚的总策划和总导演,崔永元是主持人。也就是在那次春晚的录播现场,我宣布我们集团会投资拍摄《叶问3》以及史诗级巨片《大轰炸》。崔永元和我在那次活动中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并开始了合作。你们不能因为我现在出事了,就认为崔永元跟我的合作是一起骗钱,这种逻辑我不认可。我跟崔永元同框很多,现在都被扒出来,但我还是要说,即使我有错,也不能否认崔永元是好人,是我的好朋友。


2015年2月9日,崔永元在东方卫视主持节目《东方眼》,我应邀参加,并发了微博,艾特了崔永元,我们在线下和线上都有频繁互动。我们从此成了真正的朋友。后来崔永元受邀担任了我们投资的电影《大轰炸》的艺术顾问。现在外界对崔永元担任我的电影的顾问颇有微词,我必须为崔老师说几句:艺术是不以利益为衡量尺度的,我们俩有着共同的电影梦,这就是我们合作的理由。我也没有白让崔永元担任顾问,我答应帮他拍电影。应该说,是对艺术的追求把我和崔永元聚到了一起。


有人质疑,说我一直把崔永元当朋友,但崔永元把我当朋友吗?说这个话的人太不了解我们俩的交情了。不说很多公开场合亲密无间的合影了,我就举一个例子,崔永元曾在新锐导演计划的感谢名单中提到我施建祥。当时,我是崔永元公开感谢的朋友们之一。你们可以去查公开的资料,可不是我自吹自擂编的。他亲口说我是他朋友并感谢我,这总没错了吧?


那年6月19日,在崔永元的策划下,我推出的《一支难忘的歌》——庆贺作曲家黄准90华诞暨施建祥影视公益活动“星梦行动”启动仪式在上海正式举行。在那个月举行的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我携史诗巨作《大轰炸》以及本土大片《上海王》亮相,成为红毯上绝对的主角,我还受聘成为中国电影基金会第五位副会长。随后,由我担任总制片人的、总投资4亿的3D史诗巨制《大轰炸》开拍。彼时,我不仅是快鹿的董事长,而且还是美中文化交流特使、中美电影节共同主席、中国独立电影制片人、中国著名电影投资人、上海戏剧学院名誉教授一长串的头衔加持。


2015年10月30日,上海崔永元文化传播工作室成立,股东为崔永元和他的助理穆雪峰。2016年1月12日,崔永元文化传播工作室与快鹿集团作为共同股东注册成立了“上海永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2016年1月21日,我儿子施奇吟和崔永元助理穆雪峰注册永元影业(上海)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全资股东是上海永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穆雪峰任执行董事,施奇吟任监事,注册资金5000万。次日,他们俩又注册了永元文化传媒(上海)有限公司,注册资金、股东和高管人员完全一样。这是我和崔永元合作的深入。互相信任,合作共赢,这有什么错?


很多人把这种一起注册公司看成是合伙做生意,太幼稚了。其实,公司只是我们开展活动的一个载体,一个平台。如果我们要搞非法勾当,何必如此大张旗鼓地一起开公司呢?我们金鹿财行搞P2P理财,虽然最后也被认定是非法集资,但当初成立的时候,不也是被社会认可的吗?活动现场,在快鹿的邀请下,刘大印,吕良伟,任达华,唐季礼,曾志伟,rain,钟镇涛,黄晓明,上海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主人李耀新,上海政协副主席周汉民,银监局领导单亮,上海东方卫视陈蓉……都来了,你们怎么就盯着作为主持人的崔永元呢?我们旗下的当天资管是把崔永元聘为形象代言人了,可这能证明我们是一伙诈骗分子吗?


现在一有理财的平台跑路,找不到老板,就找形象代言人的麻烦。比如黄晓明,他只不过替我们站台,宣传了一下,怎么就要让他来帮我们背债呢?这不公平。崔永元也是我们理财平台的公益形象大使,后来平台出问题了,资金链断了,很多投资者血本无归,你们要崔永元负责,不是太扯淡了吗?我施建祥对此负责,我又不会一辈子呆在美国不回来。连贾跃亭都可以获得许老板的几十亿投资,东山再起,凭什么我就要被一棍子打死?凭什么崔永元站个台就要替我们背黑锅呢?这不公平啊。


我们快鹿跟崔永元的合作是愉快的,后来是因为我们的问题出现了一些状况。2016年2月2日,上海永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股权变更,我将所占股份转让给了我儿媳妇周佳珏,后来过了一年,周佳珏将股份转让给了崔永元助理穆雪峰。我们友情仍在,崔永元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我也不是。在我去美国后的2017年2月4日,我儿媳周佳珏与崔永元妻子陈薇薇合伙成立“上海崔永元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至今仍在经营,陈薇薇是法定代表人,这就是朋友仍在的证明。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2018年3月12日,上海永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监事由我儿子变更为刘淑梅。


2016年2月27日,崔永元应邀赴美,和我在美国参加奥斯卡快鹿之夜的活动,我俩一起捧“小金人”。奥斯卡,是我们俩的共同梦想啊!小崔是我最认可的朋友。他在美国调查转基因问题,为了谁啊?别以为他后来开一些个有机食品公司,卖高价的非转基因产品是为了赚钱,他是为你们的健康考虑啊。不远千里,从央视辞职,自费赴美调查转基因问题,再回去告诉国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就算他高价代言,赚点钱怎么了?崔永元像是缺钱的人吗?他可是拒绝了人家2个亿的封口费啊!他在乎钱吗?真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如果不是因为《叶问3》出了事,我的电影梦还能持续很久。2016年3月4日,我投资的《叶问3》在中国大陆上映,后被曝票房造假,导致我的一系列集资计划遇阻,资金链断裂。监管部门不懂什么叫众筹,什么叫资本运作,什么叫炒作,非要说我集资诈骗!上映16小时票房破亿元,上映89小时破5亿元,怎么就不可能?投资人自己包场,午夜场等冷门时段包场,违法吗?如果不是广电总局说我们存在非正常时间虚假排场的现象,哪个敢说我们造假?中国电影市场哪个热门电影票房不造假?我不认可《叶问3》票房注水的定性,我会为《叶问3》平反,证据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但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才会把它公布出来。


快鹿集团那么庞大的资产,你们说非法集资就非法集资啊?你们说冻结就冻结?如果不是因为挤兑,我的资金链会断?别忘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快鹿集团如果不是在案件侦办和处理过程中,低价被多个相关方瓜分,我的产业也不至于被贱卖。别把事情做太绝了!那个代表上海合禾影视公司和某文化传媒公司签字的彭明达,什么身份你们知道吗?上海公安长宁分局经侦大队某负责人的儿子,快鹿案事发后,顺利逃往新西兰,还带去了两个多亿。若不是小崔仗义执言替我爆料,你们这些受害人至今还蒙在鼓里!没错,小崔那里的合同是我托人给他的,他是我们电影《大轰炸》的艺术顾问,拥有这些合同完全合法。


别人云亦云是地说我们洗钱!你们懂什么叫洗钱吗?我拿上海老百姓投资的钱,找最牛逼的制片人、导演、演员,拍最好的电影,然后通过资本运作推高票房,让所有投资者赚钱,有错吗?我们是签了很多合同,不止一抽屉,但如果不是因为快鹿的资金链断裂,那些吹过的牛逼都是可以兑现的。现在《大轰炸》的投资变成了四方,但实际拍摄的钱远远没有网传的那么多,我相信这部拖延了这么多年的伟大的电影,一定会不负所望,顺利上映的。票房利润,如果可以用来给最初的投资者分成,也是我乐见的。我想,《大轰炸》热映,也应该是曾经作为艺术顾问的崔永元所乐见的。


很多人说我出逃美国,不是的,我是来美国治病的。因为我的心脏一直不是很好,后来就回不了国,你懂的。小崔后来也来过美国。我们还依然是好朋友,患难见真情啊!现在他顶着巨大的压力,替我说出了我没法说的一些话,我感激他。崔永元是中国最有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为反转基因勇敢发声,为快鹿集团涉入的冤案发声,他是民族脊梁,是时代巨子。如果不是他的爆料,国家几个部委会联合发《通知》,对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问题亮剑?在他光辉的形象下,什么方舟子啊司马南啊这些小丑就相形见绌!是人民选择了崔永元,是历史赋予了崔永元历史使命。我期待跟他相约在胜利之日,再举杯畅饮!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