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与汉代政治!

   日期:2018-10-11     来源:百家号    作者:中华酒网    浏览:362    评论:0    
核心提示:古代的政治斗争异常残酷,由于酒在收拢人心、联络感情方面有着特殊的功效,所以为了取得斗争的胜利,有时需要借酒来运筹帷幄,达

古代的政治斗争异常残酷,由于酒在收拢人心、联络感情方面有着特殊的功效,所以为了取得斗争的胜利,有时需要借酒来运筹帷幄,达到目的。在汉代,酒在政治活动中的表现主要为:以酒释怀、以酒示恩、以酒避难、以酒消灭异己。很多帝王和政治家都不自觉地把酒当成了政治斗争的工具和手段。

1、

韩延寿初到颖川,因颖川豪强众多,民众聚朋结党,不好管理,“延寿欲更改之,教以礼让,恐百姓不从,乃历召郡中长老为乡里所信向者数十人,设酒具食,亲与相对,接以礼意,人人问以谣俗,民所疾苦,为陈和睦亲爱、销除怨咎之路。”

延寿通过饮食放松大家的戒备之心,在宴饮交谈之中获悉民情,同时得到地方长老们的认同和协作。

曹操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虽然两人各有各的心思,互相怀疑和芥蒂,但在共饮的时刻,曹操也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今天下之英雄唯使君和操耳”;吕布辕门射戟之前备下酒宴,邀请刘备、纪灵,以图和解两军之间的争斗。虽然解决纷争的本质因素不是酒,但酒至少起到缓和气氛的作用。

仇览为亭长时“人有陈元者,独与母居,而母诣览告元不孝。览惊曰:‘吾近日过舍,庐落整顿,耕耘以时。此非恶人,当是教化未及至耳。母守寡养孤,苦身投老,奈何肆忿于一朝,欲致子以不义乎?’母闻感悔,涕泣而去。览乃亲到元家,与其母子饮,因为陈人伦孝行,譬以祸福之言。元卒成孝子。”地方官仇览亲自招呼不和的母子一起饮酒,化解了他们之间的误会和隔阂,同时感化了母子两人,儿子成为了孝子。

《三国志·吴书十》之《周泰传》中记述了孙权要封周泰为平虏将军,而朱然、宗盛不服,“权特为案行至濡须坞,因会诸将,大为酣乐。权自行酒到泰前,命泰解衣,权手自指其创痕,问以所起。泰辄记昔战斗处以对,毕,使复服,欢宴极夜。”

通过欢宴,化解了诸将心中的不解和误会,达成了内部的团结。

2、

用酒来赏赐,是上层统治者笼络下级,施恩示德的常用手段。

在鸿门宴上,项羽见樊哙威武勇猛的样子,略有好感,“则与斗卮酒”,以示对其欣赏与喜爱。

汉初,封赏未定,高祖在张良的建议下“急先封雍齿,以示群臣。”“于是上乃置酒,封雍齿为什方侯;而急趣垂相御史,定功行赏。群臣罢酒,皆喜曰:雍齿尚为侯,我属无患矣。”

封侯而置酒,定功而后行封,看来汉代的封赏仪式是要大摆酒宴,昭告全臣的。

“齐王(刘肥)献上城阳郡为公主汤沐邑,并尊公主为王太后。吕后喜许之,乃置酒齐邸(诸侯王驻京师之地),乐饮,罢,归齐国”。置酒于齐邸,自然是吕后对齐王的承认与宠爱的表现。

汉武帝时,苏武出使匈奴被扣留,单于想尽办法使其投降,后来李陵降匈奴,单于得知他和苏武曾经是朋友,于是“使陵至海上,为武置酒设乐”,希望通过美酒的诱惑和朋友的劝说使苏武降于匈奴。

《汉书·王吉传》记载:“(昌邑)王贺虽不遵道,然犹知敬礼吉……使谒者千秋赐中尉牛肉五百斤,酒五石,脯五束。”汉光武帝曾“憨(窦)融年衰,遣中常侍、中谒者即其卧内强进酒食。”两汉朝廷给一些功德卓越的官吏赐酒,一方面表示礼遇贤良,另一方面也是恩宠激励的表现。

循吏秦彭“每春秋飨射,辄修升降揖让之仪。乃为人设四诫,以定六亲长幼之礼。有遵奉教化者,擢为乡三老,常以八月致酒肉以劝勉之。”童恢对“吏人有犯违禁法,辙随方晓示。若吏称其职,人行善事者,皆赐以酒肴之礼,以劝励之。”两位地方官用礼制教化手段,赐以酒食来鼓励百姓遵礼行善。

两汉期间皇帝曾多次赐民大酺,另外对鳏寡孤独也屡有赐酒,这也是朝廷笼络百姓,调和阶级矛盾的常用手段。

3、

饮酒属于正常的行为,但是过分饮酒或沉迷于酒就不好了,众所周知饮酒多了容易误事,酗酒的人给别人的感觉是消极享乐、自我克制力弱,难成大事。

陈平曾因为受高祖之命捉拿樊哙,樊哙的妻子(吕后的妹妹)记恨在心,多次向吕后进谗“陈平为相治事,日饮醇酒,戏妇女”,吕后听了后,没有生气,反而窃喜。

曹参为垂相的时候“日夜饮醇酒”,卿大夫还有他的下级官吏以及宾客见他不务正事,纷纷来劝说,结果“至者,参辄饮以醇酒,间之,欲有所言,复饮之,醉而后去,终莫得开说,以为常”。

陈平、曹参的酗酒都和吕后当政有关,当时吕氏权倾朝野,一些支持刘氏的老臣都不得善终,而他们两位正是跟着高祖打天下的开国之臣,吕后当然是很留意他们的政治趋向。为了自保,他们就用酒来作迷雾弹,以酗酒之名来自污其身。

4、

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酒还是消灭异己的特殊工具。“鸿门宴”就是这方面的显例,范增本想借此宴杀死刘邦,却因为项羽的妇人之仁和刘邦部下的勇敢智慧而失败。

成帝时的辅政大臣上官桀与霍光有矛盾,欲反,“乃谋令长公主置酒请光,伏兵格杀之”。

“鸩酒”也常常是消灭政敌的有力武器。吕后曾多次用鸩酒,仅仅《史记》上记载的就有对赵王如意和齐王刘肥的两次毒害。

武帝去世留下遗命让霍光等三位大臣辅政,卫尉王莽的儿子王忽表示怀疑,说武帝去世时他就在身边,没看到有什么遗命。霍光很生气,狠狠责备了王莽,王莽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竟然鸩杀了自己的儿子。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